揭曉中顧委常委名單,目前僅剩幾人
中顧委常委
作者: 柳州反邪
2019-12-02 14:14:41
[ 聞蜂導讀 ] 2015年7月31日,中國最后一名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張勁夫同志離世!

作為中國最后一位中顧委常委,他始終奮斗在革命的第一線,為改革鞠躬盡瘁,帶領著中國人民走向科技進步的新時代。

他雖然離我們而去,但他留下的革命精神將永世長存!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張勁夫,出生于1914年6月6日,是安徽省合肥縣的“虎仔”。早年家貧,這位來自農村的窮苦孩子因親眼目睹母親向學校送柴給自己抵膳費的情景,便立下志愿要當教師養活家人。

后來經人推薦,去了陶行知在南京辦的曉莊師范學校,卻在曉莊遇上了人生的導師,陶行知先生。

1930年,他跟隨陶行知,參加護校運動,在山海工學團學習、工作了四年。

張勁夫說:“陶夫子是促使我提著頭去找共產黨的重要推動力。”

于是,他從1935年入黨到一直到抗戰結束,從地下轉入到敵后,作為一個安徽人,在蘇皖敵后的戰場上發揮自己重要的作用。

新中國成立之后他被調入到中央工作,主持新中國的科技工作。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他是中科院的小學生

才到中科院,張勁夫就面臨了諸多困難,最主要的就是來自內部的不和!

在張勁夫領導中科院的時候,科技工作者主要是民主黨派人員。

民盟中央曾有一個“科學規劃問題”小組,其成員有5人,即曾昭掄、千家駒、華羅庚、童第周、錢偉長。

于是,他們在《光明日報》發表了《對于有關我國科學體制問題的幾點意見》,書中表示“外行不能領導內行”,其目的是直接針對的張勁夫等中共派來的領導,稱他是“外行”。

可張勁夫完全不在意,他非常尊重科學,重視人才,身上既有軍人的果敢,又有文人的細膩。

上任之初,他就以一個“小學生”的態度走上了崗位,并向科學家們表示:

“我不懂科學,來當學生,向大家學習,一起做好向科學進軍的工作”;“我要做‘思想的橋’、‘感情的船’,我們的底子差,只有靠大家,才能做好‘向科學進軍’的工作”;

“科學家是我們的‘國寶’,是‘縱通專家’,而我是‘雜家’,專起上傳下達和‘連橫’作用”。

懷著一種謙虛的態度,他不僅精心盡力地為這些科學家創建良好的環境,親自要來了新建的西苑大旅社三座大樓,作為中科院辦公地點,真正解決了科學家們的后顧之憂。

還給予了廣大科教人員發自內心的尊重和無微不至的關愛。

在會場演講時,他時常說:“我這個副院長,就是給你們做后勤工作的,我要讓中科院變成清凈的科研園地,讓你們安安心心地搞科學研究,只要你們做出成果,我給你們拎包都可以。”

作為一位副部級領導,不僅沒有對人民指手畫腳,還把自己擺在人民公仆位置,踏踏實實的做事,這樣的精神放在今天也是難能可貴!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向毛澤東要“尚方寶劍”

1957年反“右派”開始后,主抓科研工作的張勁夫時常坐臥不寧。

他希望保護好科學家們的工作積極性,不讓“反右”運動將剛剛開創的新局面破壞掉,令“向科學進軍”的計劃流產!

可是要出臺保護科學家的政策,就必須經過毛澤東的親自批準。

在那個人人自危的時代中,張勁夫躊躇許久,毅然頂著極大的風險去見毛澤東,見到主席后,張勁夫開門見山。

說:“主席啊,我來向你請示,你不是讓我們向科學進軍嗎?我們中國有句老話,叫‘物以稀為貴’,向科學進軍要靠科學家,中國現在科學家很少。還要培養新生力量,現在有的老科學家是寶貝,是‘國寶’啊!因此,我的意見是要采取保護政策。不然向科學進軍,12年規劃就很難實現。”

毛主席聽后,十分驚訝:“你張勁夫竟敢提這樣的意見?!”但稍思索后說:“好哇!有道理。‘物以稀為貴’,是這樣的嘛!”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1958年,毛澤東同志參觀中國科學院科研成果展覽,時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的張勁夫(左二)陪同

從主席這里拿到了“尚方寶劍”,張勁夫很快找到了總書記是鄧小平,兩人商定一番。

從中共中央下發了文件,文件劃清了幾個劃“右派”的界限:例如,規定日內瓦會議后回國的科學家不參加運動,其中包括錢學森等好幾百人。

張勁夫說,這些人剛剛從國外回來,國內什么情況也不知道,你怎么能讓他參加反“右派”呀?要把科學家的政治與思想問題分開,一時分不清的,允許作為思想問題對待。

至于方式方法問題,有一些老科學家,自尊心強得很。你要他參加批評會、斗爭會,他吃不消的,有的還可能自殺。所以對他們在平常講的一些不同意見,談談話就算了。個別談,不參加會,談而不斗,談而不批。

正是他的仗義直言,保護了一批科學家。

當時沈陽金屬所葛庭燧研究員,搞金屬內耗研究的。所黨委向沈陽市委匯報了他的很多言論,要定他為“右派”。張勁夫聽說之后,立即坐飛機到沈陽去制止。

他說:“中央有文件的,科學院的直屬研究所的科學家我要負責,我們科學院不同意給他劃右派。”

在他的據理力爭之下,葛庭燧才幸免于難。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維護真理,兩次冒犯主席

在科學院,有一個叫杜潤生的科學家,曾 在1955年因為農業合作化運動中被毛澤東主席批評,稱他“像小腳女人走路”,于是被降職來院工作。

可在張勁夫參加十二年科學規劃工作的過程中,卻發現杜潤生有非同一般的才干,就建議中央把杜潤生留在科學院的領導崗位上,他的建議很快得到了周總理等人的支持。

可提升杜潤生后,張勁夫就毛澤東的嚴厲批評。

事情是這樣的:1960年蘇聯撤退專家期間,蘇聯科學院發了一封電報給中國科學院,要求派一個科學家來中國考察人參問題。

中國科學院分管外事和生物學部的一位副秘書長未經請示就擅自答應了。電報按中蘇兩國科學院交往的慣例是用秘書長杜潤生署名。

毛澤東對科學院在蘇聯撤退專家的情況下還復電同意他們的人參專家來華的事情十分惱火,就要追究杜潤生的責任。

了解情況后,張勁夫很緊張,卻敢于站出來說:“總之是科學院的事,我來負責。”

于是,他找到周總理,親自匯報了事情的始末,并指出因此事而批評杜潤生是不公道的。

這是張勁夫因為科學家,第一次冒犯主席,因為他的據理力爭,最終成功化解了蘇聯人參專家事件。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他第二次冒犯主席,卻是因為小小的麻雀。1959年9月,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中提出麻雀作為“四害”之一,必須要除!

但中科院的一些知名生物學家則不同意消滅麻雀,他們認為麻雀吃稻谷,也吃害蟲,有害也有益。主張“控制雀害,不能消滅麻雀”。

并舉出國外歷史上消滅麻雀的實例,指出利害關系:1744年,普魯士國王下令消滅麻雀,結果果子、樹葉都被害蟲吃光了;1950年,法國濫捕麻雀發生蟲災,農作物大歉收。

張勁夫感到消滅麻雀的事情關乎國家重大利益,于是以個人名義寫了《關于麻雀問題向主席的報告》,將《科學簡訊》生物學家的不同意見一并呈送主席。

在反“右傾”風聲鶴唳之時,張勁夫此舉真是吉兇難測!

1960年3月,好消息終于傳到了中科院,毛澤東正式批示:“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蟲。”

在真理面前,張勁夫不顧個人安危,上書直言,可謂是真正的虎膽公心!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張勁夫(右二)

被打成“反黨集團”的老革命

1966年,文革開始,在江青的“知識分子是臭老九”叫囂聲中,1967年1月,張勁夫等中科院的領導被打倒,成了“張勁夫反黨集團”,被奪了權,抄了家,還被關進了“牛棚”。

他們先是讓張勁夫在力學所工廠勞動,并派紅衛兵監督。然后,又把他弄到地球物理所,再到北郊地理所。

在地理所有個造反派,是個復員軍人,一直對他拳打腳踢。

那段時間里,他動不動就被拉出去批斗,每個單位的造反派的人都不甘落后,因為科學院在京有幾十個單位,張勁夫就被輪流批斗了好幾年,他自己也記不清有多少次,還有人計算過先后多達幾百次。

造反派的說他是劉少奇的人,還審問他從劉少奇那兒領了什么黑指示,并要他交代是怎么樣在科學院販賣的,還要他說出同黨的名單。

在那樣險惡的環境中,張勁夫依舊保持了他一身傲骨,從不上推下卸,直言說,他自己理解有錯誤,由他自己負責。并表示:“朋友我不賣”。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幸運的是張勁夫獨特的人格魅力,曾感染過無數人,于是在他造批斗時,總有人愿意站出來護著他,甚至連監督他的紅衛兵中都有人給予他盡可能的保護,不讓其他造反派隨便拉出去批斗他。

開批斗會時,一批工人們怕張勁夫不安全,有時有好多人跑到他的前邊去,組成一個保護圈,以免退場時被其他造反派搶走接著斗。

在張勁夫住地理所“牛棚”最難過的時候,就有一位老工人一直維護他。

老工人時常對造反派講,你們說他這個那個的,你要有證據呀!沒有證據不行,我們工人可是實事求是的。并說“我看張勁夫將來還要工作,你們要把他的身體搞壞了,將來要負責的!”

造反派只給張勁夫每月12元的伙食費,每頓飯只準吃5分錢的菜。

食堂的炊事員就經常偷偷往他碗底下多加一個菜,吃炸醬面時,混著打兩份給他。

艱難的時日,一直持續到了1974年國慶節,周恩來總理舉行的國慶宴會時,特意邀請了張勁夫。

當張勁夫的名字隔日見報時,總算被解放了!

1979年底,中央決定調張勁夫回故里任職,擔任安徽省省長、省委第一書記。回到故里的張勁夫十分高興,他將自己看作是人民的兒子,不是做官,而是公仆,要伏下身子為人民服務。

他廉潔奉公,只有遇到熟人時,才會自己掏腰包,在家里加幾個菜。

下基層調查研究時,也是輕車簡從,他和秘書、警衛、調研人員坐一個車,沒有警車開道。有時坐火車出行,他還特意坐在硬席車廂,借此機會接近群眾,了解民情。

幾年中,張勁夫跑遍了全省的角角落落,每年都跑一萬多公里,相當于一年一個二萬五千里長征。

在基層,他深入實際了解情況,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為安徽的建設作出了杰出貢獻。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上世紀70年代的張勁夫(左)

一次張勁夫去馬鞍山,在離市區還有幾十里路的地方,看到路邊躺著一個有病的婦女。

他立即下車,要司機送這位婦女到市區醫院看病,自己則步行到市區。此事很快傳開了,張勁夫說,“這是我應該做的。”

在家鄉任職兩年四個月,他做了四件事:

一是對農業,他積極贊成在貧困地區搞包產到戶;對條件好的地區,則探索多種形式責任制,有統有分,不搞一刀切。二是提出淮河上、中、下游統一治理的建議,被中央采納。三是抓整頓黨風。四是倡導興辦地方工業。

他的貢獻被安徽人銘記,并親切的稱他“老省長”。

中國最后的中顧委常委,他曾經兩次冒犯毛主席

2015年7月31日23時58分,張勁夫在北京因病去世,廉政愛民的他帶著無愧于心的微笑永遠的離開了我們,享年101歲。

張勁夫真正做到了執政為民,全新全意為人民服務,是人民的好公仆。

中共中央評價說:“他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我國科技和財經戰線的杰出領導人。”

更多關注微信公眾號:jiuwenwang

相關文章

  •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看不清? 點擊更換
  •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返回頂部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m 赚钱宝已占空间0kb 街机电玩捕鱼有什么好的呢 原创视频怎么才能赚钱 在手机上哪里有赚钱的好项目 被公司当赚钱机器的明星 加盟快餐厅赚钱吗 一辆车在乡镇怎么赚钱 我要免费赚钱网 dnf赚钱不是梦 海龙王之鱼美人捕鱼游戏机 10间宾馆赚钱么 海王捕鱼3手游 中介帮找工作怎么赚钱 魔兽世界视频 做网贷的公司赚钱吗 马会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