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可以共享掙錢的(共享書店怎么做)
什么可以共享掙錢的
作者: 我有嘉賓
2019-06-20 15:24:25
[ 聞蜂導讀 ] 共享書店,還能一邊看書一邊賺錢

歡迎嘉賓派幫主們來到皖新傳媒。今天我分享的主題是從科技驅動行業變革看共享書店的顛覆式創新。

7月16號皖新傳媒搞了一件大事件,發布了全球首家共享書店,引起了行業內的高度關注和媒體的熱評熱議,廣大讀者也是熱情踴躍地參與,一直到現在,整個行業內還在高度關注皖新共享書店的下一步動作。

我從三個方面跟大家來分享,我們為什么要做共享書店?在做共享書店之前,我們有哪些準備?共享書店發布一個月以來的基本表現以及我們下一步的拓展目標。

共享書店,還能一邊看書一邊賺錢?

安徽新華發行集團閱+事業部總經理黃震在做分享

不轉型就意味著死亡

首先來看我們面臨一個什么樣的環境。皖新傳媒作為一家國有文化企業,長期以來,實體書店的運營都是我們的核心業務之一。

近年來,這個行業的背景發生了非常深刻的變化,科技引領行業,科技驅動行業的趨勢不可逆轉。消費者的閱讀習慣和消費方式,都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特別是移動互聯網的興起,讓我們這個有著幾十年傳統歷程的老企業,面臨著非常嚴峻的挑戰。

首先,電商平臺的崛起,讓人們的購買習慣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特別是2016年,電商的實體圖書銷售額第一次超過了實體書店的零售額,市場份額占比達到了52.07%,前一年是48.57%。所以2016年是電商逆襲超越實體書店的元年。

第二方面,就是我們閱讀習慣的改變。公交地鐵上,手捧一本書的人越來越少,低頭看手機的人越來越多。從深度閱讀到碎片化閱讀,數字閱讀大行其道。數字閱讀占比越高,實體書店的市場份額就會受到影響。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興起,自媒體電商這幾年風生水起,鎖定精準人群進行社群化營銷。包括知識付費,我個人理解,知識付費實際上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從過去那種深度閱讀中獲取知識、自主學習的能力削弱了,更多的人開始傾向于從所謂的行業大咖、意見領袖處獲取現成知識,這也會降低人們去購買圖書進行深度閱讀的動機。

新零售也來了。馬云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當互聯網大咖們完成線上的布局以后,他們把眼光投向了線下,像亞馬遜、當當、京東、阿里等等,都在向線下布局。

新技術、移動互聯網、新零售等等這些全新的商業模式,在深刻的影響、沖擊著我們實體書店的運營。

不轉型就意味著死亡。那么我們是不是還有機會呢?

共享書店,還能一邊看書一邊賺錢?

嘉賓派幫主們在皖新傳媒訪學

第二部分,就是互聯網+時代的戰略選擇。

這個標題實際上就是曹杰董事長在2014年1月份皖新傳媒年會上的報告主題。曹總在三年前就已經看到了這個趨勢,也就是互聯網+時代的來臨。

在這樣一個大的時代背景下,沒有一家企業可以高枕無憂,獨善其身。面對這樣一個劇烈的行業變革,我們必須要去接受它。曹總得出這樣一個結論,既然在這樣一個深刻的行業變革趨勢下,我們沒有辦法去改變行業,那么就從改變自己開始,我們也做了很多的探索和實踐。

皖新傳媒在線下渠道持續布局,我們的商圈書店開在主要的城市和商圈,安徽江蘇上海都有,216家;開在中學、大學里面的校園書店有125家。鄉鎮的便民店有234家。

我們還對渠道資源進行了持續的整合,包括政府公共文化資源的整合,我們從15年開始做的政企讀書會,近三年的時間總共開了3695個,遍布安徽的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與安徽省文化廳合作運營的鄉鎮文化站有1446個網點,包括政府現在正在新建的各級公共閱讀點。

皖新傳媒自己持有的經營網點,營業面積26萬平米,每年有2600萬人次走進線下賣場,我們的實體店會員170萬人,這是我們在線下的布局,也是我們擁有的線下渠道資源。

線上我們也開始了技術的積累探索和嘗試,2014年4月份,皖新傳媒數字化轉型的平臺——閱+正式上線。80天的時間,我們的會員突破了100萬;8個月的時間,我們的用戶突破了300萬;今年7月份,我們閱+平臺或者說閱+生態的一款重量級的應用——共享書店正式發布。

對于線下渠道的拓展和線上的布局,我們從2014年開始進行了持續的探索和嘗試,中間有非常多的艱辛險阻,跌爬滾打,可以說酸甜苦辣,盡在其中。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經過對線上線下的深入思考和實踐,我們想好了皖新傳媒要走一條什么樣的路。那就是曹總給我們總結的,線上+線下+物流+金融,金融驅動產業成長。具體來說,就是要充分放大和依托皖新傳媒擁有的強大的渠道資源或者線下資源,以金融為驅動,以線下為消費場景,以線上為用戶聚集渠道,走互聯網的發展道路。

共享書店,還能一邊看書一邊賺錢?

皖新傳媒董事長曹杰

共享書店不是在學共享單車

第三部分就是我們共享書店的誕生。

共享書店它不是突如其來的,實際上我們從幾年前就已經開始思考,從線上和線下兩個方面來進行深度布局。這個共享書店,實際上是我們數字化平臺戰略的一個必然產物,或者說一個具體的實踐。

今年5月16號,曹杰董事長首次提出了共享書店的概念,得到了核心團隊的高度認同,我們一致認為,共享書店是我們在當前階段所能找到的,最能夠體現皖新傳媒線下渠道資源優勢和線上積累資源優勢的一個切入點。

我們用兩個月的時間進行籌備工作。用十天的時間進行了產品的原型和計劃的設計,用了35天的時間完成了產品1.0版本的開發,用兩周的時間在皖新傳媒旗下的十家書店開展了共享書店的內測,在7月16號正式向公眾發布我們的全球首家共享書店。

共享書店是什么?充分依托我們線下資源,用互聯網的思維,線上運營的手段,對實體書店進行顛覆式創新。

它的創新到底體現哪些方面?99元押金,兩本不超過150元的書,免費借閱十天,這是共享書店的一個核心的業務規則。

大家看到這個規則可能會想,這個東西跟共享單車很像。

其實前段時間媒體也有很多人問我們是不是在學共享單車?我非常正式的回應媒體,我們不是學共享單車。

實際上,從幾年前我們就已經開始了這種模式的探索。曹總在三年前就已經提出,在未來2到3年內,我們的直接服務要免費。我們的直接服務,一個是實體書店的圖書零售,一個是面向教育的教材教輔。曹總當時還明確提出,如果我們不先免費的話,當業外大佬率先免費,我們還有生存的機會嗎?所以其實我們是在前幾年就已經開始了這種互聯網模式的探索和布局。共享書店的產生,是應運而生,我們不是在學共享單車。

共享書店,還能一邊看書一邊賺錢?

皖新傳媒全球首家共享書店

那么共享書店到底是什么?有三個方面的變化。

首先,從賣書到借書。過去書店是一個零售場所,現在我們打破閱讀的門檻,讓你可以免費地把書帶回家。我們希望借此促進閱讀人群的活躍,促進進店客流的大幅增加。這是我們設計這條規則的初衷。

第二就是個體化閱讀到社交化閱讀。過去把書買走,一個人泡上一杯茶,閑暇時間翻翻書,現在我們把閱讀的場景從個體化搬到了線上,在我們的APP里面,大家可以就自己所閱讀的書去發表書評,和共讀一本書的人進行互動和交流。

第三個變化就是把閱讀從一項投入變成一項投資,植入了金融的理念。架子上面有很多書,如果把它全搬回家,要付出很大的代價,這就是閱讀的投入。現在我們不僅讓你免費把書店搬回家,同時讓你在閱讀的過程中還能得到收益。

收益怎么來?我們第一期的閱讀獎學金計劃,你每閱讀一本書,我們就送你1塊錢,你交99元押金,不僅隨時可以安全退還,同時你還可以在閱讀12本書以后,得到8%的回報。現在我們正在推出后續的計劃,讓閱讀真正成為書中自有黃金屋,具有增值和收益的屬性。

總體來說,我們書店的轉型是一個移動互聯網模式,就是曹總所提的三個詞,共享、簡單、直擊人心。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三孝口這家共享書店30天的一些基本數據。在這30天里,一共有18446位付費的用戶,周均客流量達到了59373人次,比共享書店發布前的客流平均增長了70%左右。總共發生了超過13萬次的借還。截止到上周四,這一家書店,總借還136572次。每一次借還就意味著這個讀者要和書店發生一次交互,就意味著這個讀者要在我們APP上至少產生一次活躍。借閱次數最高的一本書是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被借了760次。值得一提的是,這本書銷售也最好,同時還賣了253本。總共借出圖書是78512本。

復借率是我個人非常欣慰的一項指標,64.85%,也就是有超過60%的顧客在借過以后,還愿意重復體驗我們的共享書店。

第二是媒體的響應。在這一個月里面,從中央到行業到地方,各類型的媒體,我們總共接待了200多家,還包括西方一些主流媒體,都到我們共享書店的實地采訪,引起了非常大的反響,新聞曝光量,包括百度收錄,熱度很高。

我們更看重的還是用戶的反饋。從將近800份樣本里,我們總結出了一些數據。

88%的用戶認為我們這種模式很好,規則很好,會繼續使用;

96%的用戶向我們提出希望,就是如果我把這本書借走以后發現它很好,希望把它留在我的書架里面,能不能通過APP一鍵借轉買。實際上這個功能,我們在推出之前就已經在規劃了,只是把它放在下一個階段,這個功能會在這個月月底在新版本里上線;

還有98%的用戶有非常強的傳播意愿,愿意推薦給自己身邊的人使用。

所以用戶對我們共享書店的模式還是給予了一個很高的評價。當然,這只是一個開始,才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只是在一家店開展了嘗試。

共享書店,還能一邊看書一邊賺錢?

嘉賓傳媒創始人吳婷在皖新傳媒訪學

共享書店的顛覆式創新

后續我們要做的工作,有的是在這個月就要開始的,有的是在2到3個月內要進行擴張的。

第一個是我們共享書店的重磅功能,通借通還。你可以在任何一家共享書店借書,也可以到任何一家共享書店去還書。

這個功能將會開啟我們共享書店模式的快速擴張之路。皖新傳媒線下的幾百家書店,毫無疑問,我們會快速的把它們裝進去。公共文化資源,包括文化廳的公共文化站,政府的閱讀點,甚至圖書館,我們都會和它們展開深度的合作,把它們變成我們的共享閱讀點。還有異業聯盟,現在有很多異業的渠道主動跟我們聯系,希望我們能夠把共享書店開到它的渠道里面,為它們的用戶提供服務。我們線下的傳統優勢渠道,學校和政企,全省18000所學校,3695個政企讀書會,我們都會進行這種模式的拓展,同時向省外擴張。

現在有一些企業,包括融創、中移動、中石化,都在和我們展開合作模式的探討。北大的共享書店也即將發布。

第二個功能是借轉買。

剛才的數據里,96%的用戶希望有機會通過APP去把借的書買下來,這項功能實際上我們之前就已經規劃了,會在2.0版本里進行更新。

這個模式設計的特殊意義在于,它是一種真正的體驗式消費。先讓你看,滿意了以后你再買,或者你不想買,你可以還回來。

另外,我們和電商是有區別的。電商就是簡單粗暴的價格戰,新書出來以后,直接打六五折、七折進行銷售。我們不打價格戰,優惠多少,用戶自己說了算。

比如,你借了這本書以后,在APP里發表了閱讀心得,得到了用戶點贊,產生了平臺活躍,我們就獎勵給你購買這本書的折扣。

你讀得多讀得好,就有機會從我們的平臺獲取收益。這個收益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閱讀獎學金,第二部分是你可以以你所決定的折扣,來買你所需要的這本圖書。

第三部分是我們中期的規劃,就是以書識人,來拓展產品和服務。

圖書是一類非常特殊的商品,它可以通過數據的沉淀、挖掘和畫像識別一個人。我們在這個行業做了幾十年,會有很多積累,可以相對準確地識別一個人的年齡、性別、興趣愛好、職業身份、家庭結構。

皖新傳媒所擁有的線上線下資源,包括自有的、投資的、合作的,我們要進行深度整合,把它們變成全新的產品和服務,對我們精準識別的用戶進行推送。只要有了用戶,有了活躍度,有了用戶畫像,我們就有了商業機會。

書店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過去,書店是一個零售場所,現在變成了用戶流量的入口。去年我們的客流是2600萬,今年我們要突破3000萬,變成流量的入口,把顧客變成用戶。

過去零售是服務的結束,現在在共享書店的模式下,用戶把書帶走,只是和我建立聯系,提供全新服務的開始。線下的營銷和場景都發生了一些相應的變化。

總之,共享書店不是皖新傳媒在實體書店里推出的一項全新服務,它實際上意味著皖新傳媒作為一個國有文化企業,我們的實體書店、零售業態整體的徹底轉型,是一個顛覆式的創新,是一個劇烈的變革。

雖然我們取得了一些小小的階段性成果,但是共享書店畢竟是一個新生的事物,我們雖然有很大很好的愿景,但是還是要一步步去走。共享書店,我們在路上,謝謝大家。

共享書店,還能一邊看書一邊賺錢?

更多關注微信公眾號:jiuwenwang

相關文章

  •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更換 看不清? 點擊更換
  •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返回頂部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m